史話》美國人對林則徐觀感──未酬邦國中興之60(朱偉嶽)

史話》美國人對林則徐觀感──未酬邦國中興之60(朱偉嶽)

道光皇帝對林則徐虎門銷煙批示:「可稱大快人心一事,知道了!」見證歷史的一頁。(李金生攝)

林則徐提出了在他轄區內6點嚴禁嚴辦方案,以及銷燬煙槍煙具、改造菸民、懲治鴉片商販和懲治違約吸食者的成效等,並稱已查沒了5500杆煙槍和12000兩鴉片。道光皇帝從林則徐嚴禁嚴辦的主張和成效上,似乎看到一線光明,乃在道光18(公元1838)年12月頒佈《欽定嚴禁鴉片煙條例》,授以林則徐爲欽差大臣,查辦廣東海口鴉片來源,節制水師,願以武力作爲林則徐嚴禁嚴辦的後盾。

林則徐接奉命令之後,就前往廣州負責規畫執行。今之讀者應瞭解,那時最快捷的交通或通訊工具,主要是馬車或舟船,光一個廣東省,就和當時的英國相當,還有福建、浙江、山東及天津等海口呢,都是有大量菸民之地,連發一通佈告,都可能要一個禮拜以上才能周知。林則徐把重點放在廣州,因鴉片主要是由海路經澳門到達中國,再經由陸或海路,正規或走私方式,彙集到廣州而後分銷全國。

林則徐於道光18年年底接奉聖旨,道光19(公元1839)年正月25日才抵達廣州,立即和兩廣總督鄧廷楨及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商議規畫,加緊暗訪密查煙販及鴉片的存儲地點。林則徐還寫信給維多利亞女王,當時並無郵局,託請英人轉交,據聞英人並未將此信送出,但林則徐留有存檔正本,節錄其中部分,亦可見清廷之嚴禁嚴辦鴉片事項,似非鴨霸之舉:

基金会助偏乡孩子圆耶诞梦 青商会善款送爱

「弼教明刑,古今通義。別國人到英國貿易,尚須遵守法度,況天朝乎?今定華民之例,賣鴉片者死,食者亦死。試思夷人無鴉片帶來,則華人何由轉賣?何由吸食?是奸夷實陷人於死,豈能獨予以生?彼害人一命,尚須以命抵之,況鴉片之害人,豈止一命已乎?」

谱瑞-KY 受惠苹果拉货

道光19(公元1839)年3月18日,林則徐向外商發出收繳鴉片的命令,限3天之內將所有躉船上的鴉片全部交出,到期不繳則封艙封港;又要求外商出具保證書,承諾今後不再販運鴉片來華,否則「貨盡沒官,人即正法,情甘服罪」。

永庆扩市占 新品牌百店达标

外商們初以爲林則徐只是普通官吏,虛張聲勢以討價殺價而已,豈知林則徐同時提出,每箱呈繳的鴉片將獲5斤茶葉的獎勵,並限令於3月21日繳煙期限屆滿,當即嚴辦。外商先試探性同意交出鴉片1037箱,林則徐認爲太少,拒不接受,並即逮捕了當時13家公行中,兩名最大公行總商的代表。次日,即3月22日,林則徐下令逮捕英國大鴉片商人顛地(寶順洋行老闆),告知若不將鴉片交出,兩名公行總商代表即將斬首。

英國政府代表、駐華商務總督義律得知消息,於3月23日自澳門趕往廣州商館,當晚抵達廣州商館時,林則徐派兵封館,義律與350名洋商皆軟禁在商館裡,不準與外界來往。3月24日,林則徐下令中斷中英貿易,撤走英國商館中的華人買辦和僕役,並下令與洋人交通者以奸徒論罪。

3月27日,義律在高壓下屈服,直接向林則徐具稟,願將英國人經手的鴉片悉數清繳,擔保將交出鴉片共20283箱。同日,義律以英國政府的身分發布了一條佈告,讓所有英國商人將鴉片交給他後轉繳林則徐,並宣佈英國政府會賠償他們的損失。由於義律的這份宣告,鴉片的所有權乃從商人的私有財產變成英國政府的公有財產。也就是說,嚴禁嚴辦鴉片事件,由清廷政府對外商的執法事件,轉變爲英國王朝對清廷的嚴重外交衝突。

隐婚甜妻拐回家 夏意暖

義律被軟禁在廣州商館裡,乃命副代表莊士敦趕赴澳門海面的伶仃洋(即前文所提蒙元和南宋雙方水師最後決勝之處),召集英國各洋行煙商,於4月12日開始繳出鴉片;至5月18日,義律共交出鴉片21306箱,較其原先承諾交出的20283箱尚多交出1023箱。林則徐滿意了,請示過道光帝之後,在虎門挖了3個大坑(長150英尺x寬75英尺x深7英尺),把21306箱鴉片全數填入,於6月3日吉時公開點火銷燬,這些鴉片竟不息燃燒了22天,這就是史稱的「虎門銷煙」事件。

离奇!高雄轿车冲下边坡1死2伤 车头竟出现西瓜刀

據當年資料顯示,道光10~19年(公元1830~1839)的十年間,鴉片共進口344124箱,計支243958005兩銀元,亦即每年平均進口約35000箱,每年約支出2440萬兩銀元。「虎門銷煙」,大致上把全國半年多的鴉片銷耗量一次銷燬了,這21306箱鴉片值多少錢呢?試以海關以多報少的到貨價而非市售價,估計值1510萬兩銀元。

在銷燬期間,有一位美國在廣州的長老會宣教士名叫衛三畏(Samuel Wells Williams,公元1812~1884,嘉慶17~光緒10),其時年28歲,在銷燬現場參觀作業的進行;他事後記下他對「虎門銷煙」的觀感:「一個非基督教的君主,寧願銷燬損害他臣民的東西,而不願把它賣了,來充實自己的財庫,在世界歷史中,是唯一的一個實例。」這位當時年輕美國人的觀感,似乎也正喚醒我們,一個不太有名的皇帝和他屬下的跑腿者們,還真的是一羣會不忘初心,確以人民的福祉爲福祉的得道者。

(作者爲前中科院第二所資深研究員)

这爱情有点奇怪

【未完待續,朱偉嶽專欄每週日刊出】